计程表已调新收费 收费朝令夕改 德士司机混淆

计程表已调新收费 收费朝令夕改 德士司机混淆

巴生谷多数德士司机继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宣布调涨收费率后,便马上调整计程表及进行验车,惟当局这边厢喊涨,那边厢喊停,司机们虽不打算将计程表调回旧收费率,但却出现新旧车资收费的现象。

《》今午走访吉隆坡中环站(KL Sentral),发现大部分的德士司机已调整计程表,但目前调涨收费率突然喊停,一些为免遭当局取缔的司机,只好“遵命”,以旧收费率计算。

已采用新收费制

但也有司机受访时指出,当局突然“转态”的情况,让他们措手不及,不过由于这两天已采用新收费率,也没有顾客投诉,因此打算继续沿用新收费率接送乘客,并静待政府当局有更明确的决定为止。

司机们受访时都不禁向本报记者大吐苦水,他们尤其不满政府朝令夕改,让新收费率开跑两天后,突然喊停,让已经更换新收费率的司机,饱受时间及金钱上的损失。

据知,要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大约需100至160令吉,另外需要到电脑验车中心检验。由于司机盼望调涨收费率能减轻他们的负担已久,所以当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于本月19日有所宣布后,他们都迫不及待前往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及验车。

这幺一来,司机们都涌去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及验车,以期尽快采用新收费制提供载送服务,不过这也造成司机需排队轮流调整计程表及验车,时间少耗3小时,多耗甚至一整天,等同让他们损失载客“找吃”的时间。

因此司机们无不对政府突然喊停感到无奈及不满。

不过他们也坦言,他们既然花费是上百令吉及时间调整计程表,因此不会耗双倍时间与金钱换回计程表,因此促当局尽快给明确的指示。

轰公交会交通部没沟通

德士车资调涨“一时一样”,德士司机直诉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(SPAD)及交通部没做好沟通,让他们或白白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后而无法享有新收费。

受访的德士司机也强调,德士收费率已有6年没有调涨,而现今因消费税逼临下,德士司机的成本也增加许多,因此此时调涨是应该的。

他们都认为新的收费率并不能让他们可赚取许多利润,反之只是足够缴付消费税实施后的汽车零件、换黑油及维修汽车的费用。

无论如何,也有德士司机强调,若愿意长时间驾驶德士的话,每月基本上还是足够赚到基本生活费用。

德士6年没涨价———德士司机●郑玉安(51岁)

我认为昨日内阁的宣布显得政府很矛盾,而且是官字两个口,当局没了解我们的情况就做出决定。

在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宣布调涨后,我就花费逾160令吉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及前往电脑验车中心验车,现在新宣布让我觉得政府没好好策划调涨事宜,烦了司机,还有乘客。

我认为,此次的调涨对德士司机是一件好事,因过去6年里德士费不曾涨价,而新收费让司机有能力负担其他费用,只要勤劳些还是得以温饱。

暂时跟旧收费率———德士司机●林伟杰(32岁)

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宣布调涨车资后,我就赶去调整计程表收费率,但还来不及前往电脑验车中心验车,现在政府又如此宣布,让我感到麻烦。

其实很多德士司机也在前2天涌去调整计程表,所以我等了逾3个小时才成功调整,这等同我至少少了逾3个小时的时间载客找吃。

现阶段只好暂时跟旧收费率,看政府作进一步宣布再作打算。

顾客没投诉贵——德士司机●林九

政府在宣布调涨德土费后,我与许多同行立即花费100至150令吉调整计程表,也花费50令吉到电脑验车中心检查,才不到两天,又说照旧收费率计算,令同业感措手不及!

这两天,顾客都没投诉新收费率贵,为何政府在宣布后,又说取消?还有早前调整计程表的花费与现在要求调回的开销,该向谁追讨?

其实德士业并不好干,除了短程较赚钱外,长途都无利可图,因此同业相当欢迎政府允许涨价,助司机应对高通货膨胀的生活。

如今实施两天又宣布取消,同业与我无所适从。为免朝令夕改,大家皆按兵不动,照用新收费率上路,等待进一步宣布才做决定。

调涨车资惹民怨———德士司机●郭先生(62岁)

我目前还没调整计程表收费率及验车,因我的德士执照已即将到期,而且也不确定是否会继续当德士司机。

虽然如此,我仍觉得政府就调涨德士车资事宜应有良策,如今很多人都对下月实施的消费税感到很不高兴之际,还宣布调涨公共交通车资,很难不惹起民怨。

花106元调计程表——德士司机●赖德祥(66岁)

政府“一时一样”的做法是很乱来!我在宣布调涨车资后便马上以106令吉调整计程表收费率,现在我都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担心若是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或交通部又有新宣布,那我是否是要换回旧收费率及验车,到时可能又是另外一笔收费。